欢迎来到浙江梦之旅商旅房车中心!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房车资讯 > 房车生活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时间:2018-11-07  来源:国产房车网  作者:

 

我们这拨人,有的曾经来过西藏七、八次,有的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。有的对车辆机务很熟悉,可以如数家珍;有的开柴油车是人生第一次,只会开开,其余啥也不懂。我哩,算是其中最糟糕的一个了。万幸的是,我不算最倒霉的。所有进藏的车都发生过这样那样的状况,只是程度不同,遭遇的事不同而已,几乎无一幸免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相对而言,这拨人中最倒霉、最富有戏剧性的应当是“云彬”了。在房车自改达人中,他算是个狡狡者,动手能力极强。他的自驾游经历也是丰富多彩,走南闯北,没去过的地方似乎不多,熟知应对各种复杂路况。前文就说过,他车上装备的工具和应手的家伙,只要说的出来,他都能拿得出来。他善说笑话,性情乐观,晚上在一块摆摊喝酒逗乐子,呵呵笑笑,挺开心的。“云彬”年轻时在南疆当过兵,后来一直从事工程技术工作。他喜欢摄影,酷爱户外活动,照理说,除了车旧些,他不应该会发生什么麻烦事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进藏前,所有的车全加满了油,随后在遇见第一个加油站时我们再次加油,巨大的差异出现了。同样是短轴中顶,他的加油量是170元,而我却加了250元。我百思不得其解:虽然我的车上多了个人,水箱好象也大了点,还不至于相差那么多吧?所以,我承认,相对“云彬”这样的老玩家,我只能是个250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恐怕是应了那句老话:“河里淹死会水的”。偏偏是他,此一次西藏行,算是倒了血霉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记得应该是从317转到318国道那会发生的事,那条路相比之前跑过的路宽敞多了,不仅路平坦,路上车也不多。公路的两侧,一边是山体,另一边则是峡谷。那天阳光明媚,视线很好,大伙心情很放松。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序列,我是第四辆车,“云彬”是第三辆,我紧随其后,相距有二三百米。“云彬”到“阎王爷”那儿叩门的时候,我一点儿都没有觉察到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我看见他的车意外地停在了路边,便开过去停在了他的车后,我以为他又是看到了什么好风景,下车拍照哩。下去一瞧,才知道出了事。他的车前脸一侧受到了重创,大灯挂了下来,档板和保险杠支离破碎,整个车体一侧腰线以下被深度剐蹭,尤其是车头部分被撞得惨不忍睹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“云彬”脸色煞白,他向我描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:“路那么好,我想看一看微信,大意了”。面对此情此景,我愣愣地傻在了那儿,脑子里却冒出一句话来:“大意失荆州”,而“云彬”恰恰是荆州那一带人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现场情况很明显,事实并非他说的那么轻松。他的车应当是大撒把失控后突然偏离,猛烈撞在了对向车道的铁护栏上,若不是护栏结实,再加上“云彬”及时拉回方向盘,后果不堪设想。这应当也是为什么前脸一侧被撞得稀巴烂,而车体一侧只有匀称剐痕的原因了。这事谁遇上了都会吓个半死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此时,“王悦”他们的车也赶到了,这荒郊野地的,大伙只能帮着用透明胶带粘贴住残片,以免行驶中掉落。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”。大伙安慰着“云彬”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“云彬”真不简单,到了泊车地,别人都忙于吃饭、睡觉,他独自卸下了一堆烂车皮,“叮里铛啷”硬是用小铁锤子敲了几个时辰。虽然车壳上满是榔头印,烂疤痕根本无法遮挡,却有了形,比之前好看多了。“到拉萨再找厂家去弄吧,先将就将就了”。“云彬”无奈地说。“西影”他们哈哈笑着,拿出一大叠房车车贴来,将那些难看的疤痕贴了个花枝招展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此事之后还有未了情,到了新疆线,“云彬”的车为此有了“肇事逃逸”之嫌,多次受到军警的严厉盘查。到拉萨的时候,我与他一起去过大通特约修理厂,他的车搞一下至少四、五千,他狠不下心来花这个钱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真是“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”。几天后,“云彬”的车突然溜坡,另一侧完好的前脸撞在了“西影”的江铃四驱房车上。撞到的部位是江铃车上的玻璃钢档泥板和轮胎。看了半天,“西影”的车只有些微的擦痕,只是“西影”的夫人吓得不轻,当时她正在车上准备做饭,差点摔个跟头。而“云彬”的车却被撞的不轻,前脸侧板全瘪了,两边倒是对称了。幸好大灯没受影响,否则独眼龙就成了瞎子。别说交警了,一般人都看得出来,此车多次被撞,怎能不怀疑?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那天临近午时,大伙都累了,找了个路边空地准备点火做饭。“西影”的车停在了我的左前方,“云彬”则在我的左后侧。“云彬”停车后即起身到车内后部弄饭,车突然就自动向前滑动了,他也吓的不轻,幸好这车没有停在悬崖边上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其实,我也遇到过几回这样的事,明明拉了手刹,车还会溜坡。那回在山西的一座山上,停车下来拍照,拉了手刹的,人刚下来,车就动了,还好在车子移动半米之内,我跳上了车,及时踩住了脚刹,否则车子溜下坡在所难免。这事,在我自家门口也经历过几回,我便学乖了,有坡度的地方,停车后用劲拉了手刹,再放脚刹,将手柄挂回停车位,确认车停稳了再下车,千万不能急于一时。

「房车西·游记」二万五千里的云和雾「陆」—祸不单行

 

真是“一二不过三”,“云彬”的倒霉事并未就此结束,我脱离他们返回后,他与“西影”、“王悦”继续往前走,在跑“八百里无人区”时,可就遭罪了。由于刺眼的白雪影响,傍晚时,“西影”的眼睛已经看不清路了,车辆不得不停下来过夜休息。由于海拔太高,“西影”夫人“大姐”开始止不住地流鼻血。“云彬”怕车子发动不起来被冻在雪地里,也不敢深睡,每两个小时起来发动一下车子。为警戒狼群和坏人的攻击,也为了尽量让男人们休息好,有精神开车,“大姐”不敢睡,裹着大衣蜷缩在驾驶室里望风。“大姐”说:“零下20度呀,尿流到地上立马就冻硬了”。

那么恶劣的环境和气候,实在是没有什么可留恋的。不久,他们决定原路返回。在新疆境内的一个检查站,他们看见一辆大货车通过卡口后并没有道闸阻挡,便赶紧跟了上去,省得再啰哩啰嗦地被查一遍,他们想尽快脱离那儿。

侥幸的心情在好不容易行驶了九十多公里后被击个粉碎。此时,大伙都在懊悔。为什么就不愿意耽误几分钟让他们检查呢?

九十多公里后的卡口武警拦截了这三辆车,前方早有人电话通报了此事,说有人“强行冲卡”。

那还了得,关系到边防安全,武警是不会跟你客气的。幸亏“大姐”是老军人,离开部队时的级别是“上校”,军人与军人比较容易沟通,通融了半天,武警同意他们返回那个卡口补办路条,没有路条是过不了关卡的。天马上就要黑了,九十多公里冰天雪地谁吃得消呀?无奈之下,“大姐”和“西影”继续与哨卡磨牙,最后军人们看在老军人的份上,想了个折中的办法,问他们是否有边防通行证?若有,可用手机拍照传过去,再将办好的路条拍照传回来,这样就算走完了程序。“王悦”是沾了“大姐”的光了,他与“西影”在家都办了通行证。

“云彬”却倒霉了,他仗着曾在新疆当过兵,压根就没去派出所办通行证。那一带是边境严管区,再怎么交涉也没有用,天又冷的要人命,再怎么磨牙全瞎耽误功夫,没有路条,苍蝇都甭想飞过去,这是军人的职责,没得商量。“云彬”只能乘着天还没黑下来单车往回赶,其中的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当他摸黑终于到达了那个关卡,路条已经不开了,必须等到第二天天亮才能办理。就这样,为了一个侥幸,把“云彬”折腾个七荤八素。

猜你喜欢…
关闭
VIP热线:400-186-5758 在线时间:(8:30-22:00)